<ruby id="qinqk"><li id="qinqk"><source id="qinqk"></source></li></ruby>

    <blockquote id="qinqk"><ins id="qinqk"></ins></blockquote>
    <dd id="qinqk"></dd>

  • ?

    原創文章刊物下載 當前位置:首頁 > 天逸智庫 > 原創文章

    2018年保理資產證券化市場概況

    作者:admin     點擊:3682      時間:2018-10-11

    一、資產證券化市場產品匯總

    截止2018年9月4日,市場共發行資產證券化業務431單,發行總量達9,702.32億元,目前市場存量為22,052億元。2018年發行的資產證券化產品中企業資產證券化達4,705億元,占發行總額的48%;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達4,525億元,占發行總額的47%。

     

    表1   2017-2018年資產證券化市場發展狀況            單位:億元

    資料來源:Wind 資訊,中央結算公司,天逸金融研究院整理

     

    2017年共發行679單資產證券化業務,發行總量達15,118.48億元,同比增長77.8%,市場存量為19,165.77億元,同比增長60%。

     2017年全年的資產證券化業務呈快速增長趨勢。其中企業資產證券化發行量達8,427億元,同比增長92.2%;信貸資產證券化發行量達5,972億元,同比增長54.4%;ABN的發行量達575億元,同比增長244.3%。

     從近年資產證券化產品的構成來看,信貸ABS發行量呈逐年遞增的趨勢,但漲幅相對平緩,2018年信貸ABS的發行量占總的資產證券化產品的比例較2017年有大幅上升;而隨著實體融資需求增加,企業ABS發行量經歷了2017年爆發式增長,2018年其發行量又趨于平穩。

     

    圖1  2005-201809資產證券化市場發行總額
    數據來源:CN-ABS,天逸金融研究院整理

     

    圖2  201809資產證券化產品存量
    數據來源:CN-ABS,天逸金融研究院整理

     

    從企業ABS的主要細分產品來看,截止2018年9月初,主要在應收賬款、個人消費貸款、融資租賃、保理融資、CMBS、兩融債權等細分產品發行量較高。2018年截止目前,應收賬款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量最高,已經遠超2017年全年的發行規模;其次保理融資的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量也較高,目前的發行規模也已經超過2017年全年的發行量;由于今年中國債券監管部門叫停以無特定消費場景消費貸款為基礎的資產支持證券發行審批,個人消費貸款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規模大幅減少。

     

    圖3 主要細分企業ABS發行量
    數據來源:CN-ABS,天逸金融研究院整理

     

    從信貸ABS的細分產品發行量來看,截止2018年目前,主要在住房抵押貸款、企業貸款、汽車抵押貸款、信用卡分期和個人消費貸款等幾個方面發行ABS產品較多。其中住房抵押貸款資產證券化產品今年大幅度增加,目前的發行量已經遠超2016和2017年總和;其次今年企業貸款資產證券化產品大幅度下降,由于當前監管趨嚴,企業貸款資產證券化產品審批周期長、基礎資產入池標準高,其發行規模受到較大的影響。

     

    圖4 主要細分信貸ABS發行量
    數據來源:CN-ABS,天逸金融研究院整理

     

    二、基于保理業務的資產證券化產品

     隨著近年來國內保理業務規模的擴展,越來越多的保理資產也在尋求更廣泛的融資途徑,而資產證券化是盤活保理資產的一個重要方式。保理資產證券化是將各個賣方手中受讓的缺乏即期流動性,但具有可預期、穩定的未來現金流的應收賬款集中起來,形成應收賬款資產池,對資產池的資產進行信用評級和分層,將其打包成可流通的企業資產支持證券。從目前公布的應收賬款資產證券化產品細分來看,目前主要是以購房尾款作為主要的應收賬款資產證券化的入池資產。從規模來看,2017年購房尾款應收賬款資產證券化產品達216.49億元,截止2018年9月此類產品發行規模達282.66億元,已經超過2017年全年發行總量;從發行總數來看,共計發行36個。隨著近年來國內保理業務規模的擴展,越來越多的保理資產也在尋求更廣泛的融資途徑,而資產證券化是盤活保理資產的一個重要方式。保理資產證券化是將各個賣方手中受讓的缺乏即期流動性,但具有可預期、穩定的未來現金流的應收賬款集中起來,形成應收賬款資產池,對資產池的資產進行信用評級和分層,將其打包成可流通的企業資產支持證券。

     從目前公布的應收賬款資產證券化產品細分來看,目前主要是以購房尾款作為主要的應收賬款資產證券化的入池資產。從規模來看,2017年購房尾款應收賬款資產證券化產品達216.49億元,截止2018年9月此類產品發行規模達282.66億元,已經超過2017年全年發行總量;從發行總數來看,共計發行36個。

     

    表2 應收賬款資產證券化產品規模

     

    數據來源:CN-ABS,天逸金融研究院整理

     

    在企業資產證券化產品中,也有一部分是以保理資產作為基礎資產進行證券化。從公開數據可以看出,保理資產融資主要有房地產行業、電商行業和其他行業。其中,房產產行業保理融資發展迅速,2016年共發行ABS計105億,2017年共發行ABS計467億,是2016年的4.5倍,2018年截止目前已經發行522.58億,超過去年全年的發行量。同時電商行業保理融資的ABS發行量2017年也達63億,2018年截止目前達49.3億。隨著ABS作為一種保理融資的重要途徑越來越突出,2017年保理融資ABS共計發行64筆,2016年僅有18筆,2018年已經發行90筆。因此,預計2018年保理融資ABS無論從數量上還是發行規模上都將有新的突破。

     

     

    圖5 保理融資ABS發行量

    數據來源:CN-ABS,天逸金融研究院整理

     

    自2015年5月摩山保理一期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的成功發行后,開啟了商業保理公司以保理資產為基礎發行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的序幕,截至2018/09/04日止(以備案日或計息日為基礎),根據不完全統計,共近37家保理公司完成了175筆以保理資產為基礎的資產證券化融資業務,累計發行金額達1,425.05億元,未償清總額為962.77億元。這些成功發行的案例為保理行業開展資產證券化提供了典型的范本。

     

    從目前可獲得的保理資產證券化的數據來看,保理融資資產證券化主要集中在房地產行業和電商行業,其中房地產行業主要以萬科和碧桂園的地產保理資產為主,主要包括:前海一方保理作為原始權益人,分別與平安證券、招商資管合作發起的“平安證券-萬科供應鏈金融”和“招商資管-前海一方恒融”系列資產支持專項計劃;前海一方恒融保理作為原始權益人,與方正證券合作發起的“融元-方正證券-一方恒融碧桂園”系列資產支持專項計劃。電商行業代表性的保理資產主要是京東白條和唯品花應收賬款,“京東金融-華泰資管”系列保理合同債權資產支持專項計劃和“中金-唯品花”系列應收賬款資產支持專項計劃。

     

    從發行規模上來看,其中萬科基礎資產共發行39期計417.16億保理ABS;碧桂園基礎資產共發行42期計350.62億保理ABS;其中京東金融共計發行12期118億保理ABS;唯品花共計發行3期12.75億保理ABS。(保理融資ABS明細見附注表1。由于系統數據更新的原因,保理融資的ABS產品實際發行192筆,累計發行1,627.74億元)

     

     三、保理資產證券化市場政策

      從目前出臺的關于資產證券化的法規來看,目前還沒有專門針對商業保理資產證券化的法規。而具體的實踐中,保理資產證券化應遵循應收賬款證券化的相關規范和要求,同時管理部門也應該合理引導保理資產證券化的發展拓寬商業保理公司的融資渠道。


     2014年5月29日,證監會發布《關于進一步推進證券經營機構創新發展的意見》,提出要“發展應收賬款、融資租賃債權、基礎設施收益權等資產證券化業務”。

    2014年11月21日,證監會頒布《證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管理規定》及配套的兩個細則,資產證券化產品從行政審批制正式轉向了備案制。同時規定將企業應收賬款作為可以證券化的基礎資產,以應收賬款為核心標的的保理資產證券化業務得以規范化。

    2016年2月16日,人民銀行等八部委印發《關于金融支持工業穩增長調結構增效益的若干意見》,提出了穩步推進資產證券化發展建議。進一步推進信貸資產證券化,支持銀行通過盤活信貸存量加大對工業的信貸支持力度。加快推進住房和汽車貸款資產證券化。在審慎穩妥的前提下,選擇少數符合條件的金融機構探索開展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加快推進應收賬款證券化等企業資產證券化業務發展,盤活工業企業存量資產。

    2016年10月10日,《國務院關于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杠桿率的意見》中提出有序開展企業資產證券化。按照“真實出售、破產隔離”原則,積極開展以企業應收賬款、租賃債權等財產權利和基礎設施、商業物業等不動產財產或財產權益為基礎資產的資產證券化業務。

    2017年12月15日上交所發布《企業應收賬款資產支持證券掛牌條件確認指南》規范。其中對保理資產證券化產生深遠影響的規定為“第三方受讓所得的應收賬款,原始權益人應當已經支付轉讓對價,且轉讓對價應當公允”。該項規定標志著此前保理公司作為“通道”受讓應收賬款并以原始權益人名義發行證券化產品的情形將不再合規,同時意味著未來保理公司不得以募集資金支付受讓應收賬款的對價。

    隨著各部委關于保理資產證券化的規范的逐步出臺,未來我國保理資產證券化業務的操作會更加規范,有理可依,能夠為保理公司提供更多的基于保理資產的融資服務。

      
    附注:表1   2015年至今以保理為基礎資產的ABS

    數據來源:CN-ABS,天逸金融研究院整理
     

    ?
    Copyright? 2015-2019 天逸金融服務集團版權所有 鄂ICP備證: 12009823號-1

    鄂公網安備 42018502002196號

    鄂公網安備 42018502003076號

    鄂公網安備 42018502003078號

    国产亚洲视品在线,国产sm残忍打屁股调教视频,成人午夜福利免费无码视频